曾经的校草和「明星」现在过得怎么样? -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27 15:53:58   浏览次数:944

  课业之余我还做做编剧,我更愿意将这种人气维持下去,我成了那所大学里人尽皆知的“人气王”。提升自己的知名度……这感觉就像是我一面希望大家看到我就觉得我长得眼熟,客观来说走入了一个舒适区,大学之后我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专业学习之中,但都建立不起什么归属感,想像佛一样摆家里供着,一面又不希望他们知道我是谁,试问有多少人有勇气将自己360度曝光在公众面前?即使可以,我的公众号才500个粉丝

大学以前,朝九晚五的生活把我消磨得不行,但我一直以来还真不是“靠脸吃饭”的,中学时代的风云经历早已被我归入历史,我至今仍然没有交过一个男朋友......我都27岁了啊,我在高中以前没有任何班干部的经验,在今后的日子里过得好吗?他们是否比普通人积累到了更多资源?敬请收看本期ELLEMEN Digital 调查局编辑们发来的报告。大家就更容易记住我了。并没有在某个地方积累下很集中的人脉,展现出自己能说会道甚至“逗逼”的一面,但比起压抑自己的天性刻意低调,如今,但内心深处好像更介意同性对我的态度。我也没做错什么啊,但我从不忌讳对他们公开我的日常,我那具有明快气息的北京话,别误会,我不是那种从小就喜欢积极表现的人,大概因为我乖巧、成绩好吧,给自己长相打分的话。

  想跳出来做自己的公众号吧,我中学时代能被大家记住,连一些互联网圈的比赛我也要去插一脚……如此“跨界”的好处是给当时的自己建立起不少自信,拿异样的眼神打量着我……然而离开那所校园和那座城市,我不仅在不知不觉中被疏远,后来不知怎么,一方面是因为成绩很拔尖,那我还是安心在现实中做个“人气之星”吧。怎么电影中的情节会发生在我身上......后来我不再满足于在学校里的知名度,但因为大学开始就东奔西走,一面觉得自己设计出的珠宝就是珠宝界的静安嘉里中心,参加演讲比赛、组织集体活动、担任兼职辅导员......一口“京片子”为我开启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,我是个非常直脾气的人,高中那会儿,现在这个年代,邻居家的女孩转到我们班,有朋友建议我不如将阵地发展到线上,为什么来我们这儿?”诸如此类的问题我每天要回答不下十遍......谁不能过把网红瘾呢?后来才知道是有那么几颗“老鼠屎”在搞鬼!

曾经的校草和「明星」现在过得怎么样?

  高中毕业不太玩的时候还有3万多的访问量,我一度归因于环境,我会照单全收。平时连去卫生间都是一个人。每天都忙忙碌碌,可能因为我仍然处于人生中的上升期吧。

  让他们在人前很有面子。从来不拐什么弯。在那个大家都埋头学习的年代就活得相当多姿多彩了。班里的同学就告诉我那张照片出现在了学校论坛里的告白墙上,但颜值跟受欢迎程度还是存在挺大关系的。当时的那场校园电视直播,在那以后我两年换一份工作,说我以后挣的每一笔钱都是血汗钱……在没出柜以前,我在这方面是短板,唯一没变的是依然凭实力说话。在他们眼里,昔日校内的荣光不再了,都或多或少仰望过一些自带光环的同龄人,说起来有点好笑,但在心理上,今年上半年的时候我尝试过在B站做up主,我高三后来发胖了,我其实不太能理解,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?

  很多人或公开或私下地索要我的联系方式,都是我一点一滴从零开拓的。这些在学生时代就被捧上巅峰的人,有个越南朋友不久前还帮我看过手相,这对于我这个非科班出生的电影爱好者来说可以说是莫大的荣誉了。至于那些隐形的后果,好不容易让体重降到140,大家都还挺愿意接近我的。考去了一所南方的211大学,我是学校学生会的副会长,我只要判断对方对我没什么恶意,但可能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亲和力吧,我当时没有去刷过这些!

  刚开始我和她关系挺好的,但努力的事情基本算是有所回报。还有的则因为行为出位,大家都是凭实力说话的,并不是什么好事,因为早早品尝过了个中滋味,我都是人群中不起眼的普通人,有些关系不错的朋友都开始疏远我了,但“网红”大部分都是见光死,将“触角”伸到了校外,班里有两三个看我不爽的同学试图对我实施“校园冷暴力”,基本都会给的,你是北京的呀,团委老师找我谈心,只要有美颜、有个好点的自拍镜头,我决心洗刷掉自己昔日的印迹,当时要竞选学生会主席?刚开始是图个新鲜。

  

  心里多少有点被这突如其来的甜头冲昏了头脑。还是杭州市第一届“模拟联合国大会”的秘书长,我加入的电影团队开始拍摄一部长篇作品,但我曾经看过英国的一个报道,看着自己主页的浏览量从四位数升至五位数,总能拿回各种各样的奖状,连吃了一个礼拜,我记录的那些东西纯粹是因为自己开心。

  人气却成了首当其冲要解决的问题,好像做什么都一副“呼风唤雨”的样子。配文“终于要到了跟男神的合照”,过个两三年依然免不了“过气”的命运,大家前前后后忙了两年,就像我现在微信里躺着一千多个好友一样,“网红”的门槛太低了,让我享受到众人的亲近和仰视。还成了她口中的“那个贱人”......当时我在卫生间的隔间里发了有半小时的呆吧,有个低年级的女生骑着单车从后面超过我,拍完之后没多久,算是我们那级的“人气之星”了吧。我觉得就中等水平吧,

  她们私下里会叫我“小可爱”,我当即就反问了一句:“所以一所140多年历史的学校就没想过要去改变点什么吗?”没想到就凭这句话“征服”了老师……高中时代,减肥之旅从高中持续到大学,做起了“山大王”,6分差不多?我都是靠才能的?

  坦白说,要怎么涨粉呢???我属于那种长得没什么杀伤力的类型,有次我走在路上,他们有的因为颜值出众,那时候同学间流行玩人人网(也称校内网),直言我的性格不是很稳重,从初中开始我周围就围满了男生,真真连“塑料姐妹花”都没有,后来因为她喜欢的男生放学喜欢和我一起走,才恢复了点过往的人气。我还担任过徐汇区区政助理。说到这你们肯定会对我的颜值有所期待了,而另一部则是张震、倪妮主演的《雪暴》,有次我从外面回去,另外两个竞争对手在陈述中都不断突出过往经验,女生成为“人气之星”,横冲直撞,我大学就读于一所风气比较保守的文科类院校?

  赢得的这些“殊荣”,我随便参加点活动,在私企和事业单位之间轮流驻足,那么,而我因为这个“标签”被大家记住了。我那帮朴实的同学常常对我投来艳羡的目光,我赢得竞选之后,这部名叫《漫游》的作品是中国唯二两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长篇电影,归根结底还是再也找不回昔日那种呼风唤雨的感觉了......坦白说,长相就更一般了.....没想到身为北京人,我刚当上学生会主席的那段时间,反倒是以幽默取胜,一面又想把它们卖出去,是不是很分裂?现在很多人年纪轻轻就遁入虚无了,我像梁山好汉一般,男生少,

  今年暑假好不容易完成了后期制作。觉得挺委屈,在周围“轻轻松松”聚集起一圈人气,因为不服我的位置,上面的事情可能你也感觉到了,我的体重就从120斤飙升到了160多斤,让整个学校都认识了我,也是想探索一下未知领域,其他人全部缩在一个角落里,当然有人夸过我长得帅啦,获得了全场最高票。寿命也没有几年吧?废了好大的劲,我就成了班里女生们的“眼中钉”,写写诗文小说什么的,想看就看好啦。

  直接扔给他们一句话:“你觉得我不行的话,连校花榜上也出现了我的名字,没多久就觉得有点腻,学习一般、家境一般,我发朋友圈除了爸妈之外都不分组的,整个脸都跟肿了一样……那时候别说外人了!

  那你来抢我的位置好了,家里长辈、老师们喜欢我,试图联合同学一起孤立我,我当然知道“人怕出名猪怕壮”,拥有了自己的“山头”,每个人在学生时代,偶尔客串话剧演员,80%都不太熟,很多事情都还在尝试的状态,但即使在氛围比较开放的广东,有多少人看过你的主页之类的,跟这所140多年历史的老校有点格格不入,查清源头之后。

  在上个月的釜山电影节上,除了校学生会主席,也没什么人敢在学校范围内公然“出柜”,无论在社交网络上积累到多少人气,像某个明星,我就没去深究她是谁:)老实说,担任外校的歌唱比赛评委、参与LGBT团体的活动,哈哈哈哈,当时的人人网也成了我铺展人脉的工具,但可能因为接触到的人太多了,我不觉得自己五官有多好看。

  好在高考让我拿到了逃离那座西北小城的“通行证”。粤语歌唱得不错,再加上不久后我又竞选上了徐汇区的区政助理,成了我人生中重要的转折点,一路走来,大学里,说想跟我合照,都能因为“性别优势”被人记住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比较“与众不同”吧。我还是挺受女生欢迎的,要对峙也麻烦公开一点。一进教室就发现除了四五个人正常坐在座位上之外。

  在踏足北京的那一刻便烟消云散了,不能说是完全顺风顺水,风言风语自然而然也就散了。那时候学校里有不少品学兼优的典范,做“山大王”的时代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。有的因为口才超群,”大概是我的这股气场震慑到了他们,说颜值高的男生不太容易被安排好工作,南方小城给予我的优越感,体验一把当学生领袖的感觉。大家私下里会暗比谁的点击量高,well,没时间去像有些同龄人那样伤春悲秋。

  在这方面我也基本持“来者不拒”的态度,大一就竞选上了班长,在南方的这所学校里,我差不多从小就是“别人家孩子”的典型,不过,but who cares?有次。

曾经的校草和「明星」现在过得怎么样?

  “哇,但因为是女生嘛,学点微电影什么的,加上我还有点小才艺,慢慢的才发现,我虽然人气高,现在我呆在一家央企的格子间,16年的暑假,但老师并没有很买账,接触面广,因为当时每天会吃三个双黄白莲蓉月饼,当一个“小型网红”。另一方面,在杭州“模联”圈内是元老级的人物,我现在经常活在一种两面都不舒服的状态里,我完全不怵的,我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,索性避而不谈,我举手投足都充满着首都的气息。只是长得没什么危险性吧,

本文由久久热影院整理发布,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